未分类
admin  

含羞草实验室研究麻豆传媒

有个豪气的妹妹,是什么感觉?

关天佑不敢置信地掂了掂手上的金砖。

对。

是金砖。

就比红砖小了那么一丢丢。

可好重的。

要不是想维持好长兄的范儿,关天佑差点用牙齿咬一咬。“……哪来的?小北哥手上就没这玩意儿。”

“当然,他是他的,我是我的。”关平安说完,颇为遗憾摇头,“很早之前,我自个找到的呢,可惜太少了。”

不带这么玩的,妹妹!

“现在知道了吧?咱们家就挺有钱的。”要不是答应她爹不能说实话,关平安很想让小兄长此刻就过过瘾。

“我以为家里就字画瓷器,最多也就是后院咱娘换来的那堆籽料。”关天佑摇头,“先收好了。”

这么一大块砖头,可不能换成院子,等将来妹妹出嫁,还有什么比这一块砖头更合适伴身的嫁妆品。

可爱俏皮清纯mm生活照唯美动人

又能换钱,又能当武器。

“行,我先收起来。”眼前还用不到大家伙,等将来她再分一半金子给她哥,那时就不奇怪了。

关平安没再要求让天佑收到小锦囊,而是指了指木箱上的两袋子钱,“这小袋子里装的都是咱们兄妹俩人这些年攒下的私房钱。

大的那个带着有五千块。放心,这钱都是干净的,咱爹也知道这笔钱,都是咱们搬到这儿之前在老家上黑市赚的。”

要不是怕吓到小兄长,关平安还不想就拿出这么五千块,但要是加上另外一个袋子的散钱的话?

合在一起就接近于八千块,部放在她哥手上太多又不好。给多了,她愁害了她哥,给少了,又愁她哥对金钱太过于在意。

愁啊~

“咱娘不知道?”

“嗯,原本想等过几年再说。”关平安顿了一下,“哥哥,你只管干你喜欢的事情,钱,有我来赚。”

“……”关天佑叹了口气,上前一步抱着妹妹拍了拍她,“赚钱的事情,就到此为止。我是你哥。”

“我财运很好的。”

“不行!别让哥还时刻为你担心。我就不问你之前攒下这些东西期间有没有遇上危险。从现在起,你一定要听话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“嗯?”

“好!我一定做到!”

关天佑放开她,打量着她的脸色,“哥哥相信你。”

你还是别相信我行不?

关平安暗暗叫苦。

“算了,计划再改一改。”

“啊?”

关天佑暗叹一声,“先不买了。”万一被人从他买房子挖出妹妹过去还赚了不少,麻烦就大了。

“风过留痕,雁过留声。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做过的事,不管再怎么小心,都会留下痕迹。

他关天佑担不起让自己傻妹妹暴露的风险。“有这么多钱了,咱们就没必要为赚些租金大费周章。”

“想要赚钱,只要局势一直往好的方向法子,机会多的是。先稳几年再说,到时候哥哥带你玩儿。”

听~

她就说嘛,她小兄长可不是一般的聪明。

关平安或多或少有些明白天佑的心思。感动的同时,她也为有这么一个嫡亲兄长而感到自豪不已。

“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”,这句话的意思是说,想要成就一番大事业,就不要斤斤计较,拘泥于琐事当中。

她兄长刚刚还计划了一堆儿,可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他已经果断从小利,从琐事中撤出且立改计划。

果断,快速。

好样儿的。

“钱先都带在身边,家里还有钱,不说咱们娘手上还有三千多,就俩爷爷和咱们祖父给的那笔钱,还在我手上。”

听她这么一说,关天佑倒没有拖泥带水地推辞,而是遵从了妹妹的意愿将之收入了小锦囊内。

要说这小锦囊,他戴了老长时间,应该是能通得过他老子的考验。现在也该物归原主交还给他爹。

到时候这笔钱何去何从,自然有他们兄妹俩人的老子决定。眼下家里哪怕都没什么收入可进,但绝对不会回到过去。

关天佑还真是考虑的方方面面就比关平安还齐。出了药房的地下室,兄妹俩人站在西耳房,他还不忘提醒妹妹。

先别让咱娘得知刚刚咱们谈话内容。最好连小北哥那,能不说则不说,就是落出口风,你也别急着承认。

无关信不信任,他也愁的。

就他傻妹妹,一对谁上了心,那真是恨不得将心都掏出来给对方,可她是不是有考虑到谁也不是个体。

他娘有老父老母;小北哥也有他信得过的祖父,还有新鲜出炉的亲爹。哪怕就是他们俩都以妹妹为重,可谁傻?

他现在就怵齐爸爸。

能将敌方的地盘当成自家后花园溜达的人物,岂能是那么简单?反正经过他这些日子切身观察。

——不好对付啊。

既然谈完事情,哪怕心里不踏实,但那边的补习班也不能真交给齐景年几人,关天佑只能先去往那边。

被他拦在家里复习的关平安挥着手看着天佑走远,却不知她这一出临时起意,又让天佑担忧不已。

可就是她知道的话,她还是会这么干的。实在是被她哥之前想要办补习班收费的神操作给惊呆了。

家里缺他吃了,还是缺他穿了。

虽说什么不设置门槛,担心来补习的人数会增多,从而影响真正想参加高考的考生,但不是一码事好吧。

那是多好的结交机会。

对。

她俗气了。

比起一点收入,她还是想她兄长多结交一些朋友。要是可以的话,融入三流九教的圈子立马长长见识更好。

看她爹,多会做人。

从马六屯到京城,但逢认识她爹的,和她爹打过交道的,谁不是赞一句她爹这人有原则又重情义。

哪怕就是她爹倒霉的遇上一些面和心不和之辈,可除了忘恩负义的老院那些人,谁当面说她爹为人不行没有?

她哥要是有父七分手段,那就好了。

可惜,她爹说不能教,只能靠她哥自己去悟。他就是教了都没用,心态要是跟不上,搞不好还会误了儿子。

她懂的~

不就是怕她哥与人为善,遇上好心没好报还要憋屈嘛。她爹还是不愿意自己受过的委屈让儿子也要经历一遍。

唉……看书看书,快复习。